亿奇云课

0
点赞
收藏
微信分享

微信扫一扫

《大美中华》组文阅读

心暖如阳 2021-08-13 阅读 73
扬子江恋歌 

 作者: 白帆 

   绿草青青,杨柳依依,灿烂的阳光下,金色的波涛舒展着双臂,温柔地拍打着洁白的沙滩,热情地亲吻着我赤裸的双脚,我的眼睛湿润了,心儿醉了,我颤抖着匍伏在你的身边,啊,扬子江,我亲爱的,我无时不刻都思念着你,今天终于又见到了你,……在梦里。 

  无论我走到哪里,你都是我最眷念的地方。无论我见过了多少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经历了多少艰难曲折,荣华富贵,都化不开我对你的痴恋。离开了你,我的心变得那样的空空荡荡,无所归依。我爱你爱得那样的深切,我的心儿在你身边,不管我在哪里飘荡,在哪里遨游,我都永远爱着你,亲爱的。 

  在你身边的日日夜夜,是那样地难以忘记。每天傍晚,我和哥哥慌慌张张地吃完晚饭,抢着跑到你的身边,扯开五音不全的嗓子唱啊,跳啊,叫啊,那是怎样的顽皮啊,你总是憨厚地微笑着,用满天的红霞拥抱着我们,慷慨地敞开你的胸怀,扬起阵阵的波涛,荡涤着我们身上的污浊,把一阵阵的清凉渗入我们的心脾。有时候,我们把鞋子扔得老远,赤着脚,在沙滩上捉跑,翻筋斗,哥哥淘气,常常把沙子撒得我满头满脸,你总是帮我,冷不丁就让他摔一跤,逗得我挂着眼泪的脸庞漾开了笑意。 

  在你身边的日日夜夜,是那样地难以忘记。每年春天,我们都到你的身边放风筝,风儿受到你的博大和坦荡的感召,呼呼啦啦地吹着,把风筝一次又一次地送上高空。有时候,风儿劲太大了,扯断了风筝线,我急得直跺脚,眼泪汪汪地望着越飘越远的风筝,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。你总是低声细语地抚慰着我,劝我不要气馁,重新开始新的尝试。 

  在你身边的日日夜夜,是那样地难以忘记。一九六六年的那些个夏日之夜,我们兄妹被扫地出门,无处容身,是你,毫不犹豫地收容了我们,让我们栖息在你的身边,为了让我们忘记屈辱和心灵的创伤,你彻夜不眠地唱着催眠曲,安抚着我们梦中的抽泣。 

  在你身边的日日夜夜,是那样难以忘记。一个秋天的夜晚,我和几个同学站在你身边,激烈地争论着关于社会,人生,理想等等重大的课题。那时候,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,我们是多么地固执己见和偏激啊。有时,我们之间突然冒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,飞出几句突发灵感的神奇的诗句,你总是哗哗地唱着歌,不倦地发出共鸣和赞叹,我们是多么高兴和感动啊。我们似乎真正感到了天地与我们同在。我们有多少憧憬,多少梦想,多少渴望啊。我们是多么羡慕那些展翅飞翔的江鸥,多么期望自己能够象那些远航的船儿一样扬帆踏上征程万里。 

  如今,我真的走远了,走得是那样的遥远,无论是江鸥还是那些江上航行的船只都永远到不了这里。可是我的心却觉得你很近很近,因为我常常在想象中,在梦中,千百次地回到你身边,向你倾吐难言的心曲和隐衷,你仍旧象以往那样,给我以安慰和勇气,鼓励我不要害怕风高浪激。 

  也许,有人会说,跟大海比起来,你只不过是沧海一粟,远没有那么绚丽多彩,更没有那么多的财富;甚至有人常常讥笑你,说你空旷,灰暗,贫穷,一无所有。可是这不对,他们不懂得你,更不了解你,他们讥笑你,只能说明他们的浅薄和无知,丝毫无损于你。 

  你朴实无华,默默无语,千年如一日,滋润着干涸的田园,哺育着成千上万饥渴的儿女;你自由自在,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,从不因为世俗的偏见和人们的流言绯语,恶意中伤而迷失方向;你生命力无比顽强,不管路途有多少艰难险阻,你总是百折不回,日夜奔流,从不沮丧和悲伤;你胸怀宽阔,气度恢宏,慷慨地接纳人类缺点和过失,安抚千千万万个苦闷和孤独的灵魂;你温柔多情,是天地万物之灵,时时刻刻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永远富有无穷的魅力。 

  你是宇宙的巨人,男人中的伟丈夫,我爱你,亲爱的,直到永生永世;我爱你,亲爱的,只要生命之流不把我抛弃。

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   朱自清

     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,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。



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。仙岩有三个瀑布,梅雨瀑最低。走到山边,便听见哗哗哗哗的声音;抬起头,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,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。我们先到梅雨亭。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;坐在亭边,不必仰头,便可见它的全体了。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。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,上下都空空儿的;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。三面都是山,像半个环儿拥着;人如在井底了。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。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;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。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。那瀑布从上面冲下,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;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。岩上有许多棱角;瀑流经过时,作急剧的撞击,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。那溅着的水花,晶莹而多芒;远望去,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,微雨似的纷纷落着。据说,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。但我觉得像杨花,格外确切些。轻风起来时,点点随风飘散,那更是杨花了。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,便倏的钻了进去,再也寻它不着。
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;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。揪着草,攀着乱石,小心探身下去,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,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。瀑布在襟袖之间;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。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。那醉人的绿呀,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,满是奇异的绿呀。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;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。站在水边,望到那面,居然觉着有些远呢!这平铺着,厚积着的绿,着实可爱。她松松的皱缬着,像少妇拖着的裙幅,她轻轻的摆弄着;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,她滑滑的明亮着,像涂了“明油”一般,有鸡蛋清那样软,那样嫩,她又不杂些儿尘滓,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,只清清的一色,但你却看不透她!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似乎太淡了。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“绿壁”,丛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,那又似乎太浓了。其余呢,西湖的波太明了,秦淮河的水又太暗了。可爱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大约潭是很深的、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;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,这才这般的鲜润呀。那醉人的绿呀!我若能裁你以为带,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;她必能临风飘举了。我若能挹你以为眼,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;她必明眸善睐了。我舍不得你;我怎舍得你呢?我用手拍着你,抚摩着你,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。我又掬你入口,便是吻着她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女儿绿”,好么?

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,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。

《天 山 景 物 记》节选

作者:碧野
朋友,你到过天山吗?天山是我们祖国西北边疆的一条大山脉,连绵几千里,横亘准噶尔盆地塔里木盆地之间,把广阔的新疆分为南北两半。远望天山,美丽多姿,那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,像集体起舞时的维吾尔族少女的珠冠,银光闪闪;那富于色彩的连绵不断的山峦,像孔雀正在开屏,艳丽迷人。
天山不仅给人一种稀有美丽的感觉,而且更给人一种无限温柔的感情。它有丰饶的水草,有绿发似的森林。当它披着薄薄云纱的时候,它象少女似的含羞;当它被阳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时候,又像年轻母亲饱满的胸膛。人们会同时用两种甜蜜的感情交织着去爱它,既像婴儿喜爱母亲的怀抱,又像男子依偎自己的恋人。
如果你愿意,我陪你进天山去看一看。
雪峰·溪流·森林
七月间新疆的戈壁滩炎暑逼人,这时最理想的是骑马上天山。新疆北部的伊犁和南部的焉耆都出产良马,不论伊犁的哈萨克马或者焉耆的蒙古马,骑上它爬山就像走平川,又快又稳。
进入天山,戈壁滩上的炎暑就远远地被撇在后边,迎面送来的雪山寒气,立刻会使你感到像秋天似的凉爽。蓝天衬着高矗的巨大的雪峰,在太阳下,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,就像白缎上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。那融化的雪水,从高悬的山涧、从峭壁断崖上飞泻下来,像千百条闪耀的银链。这飞泻下来的雪水,在山脚汇成冲激的溪流,浪花往上抛,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。可是每到水势缓慢的洄水涡,却有鱼儿在跳跃。当这个时候,饮马溪边,你坐在马鞍上,就可以俯视那阳光透射到的清澈的水底,在五彩斑斓的水石间,鱼群闪闪的鳞光映着雪水清流,给寂静的天山添上了无限生机。
再往里走,天山越来显得越优美,沿着白皑皑群峰的雪线以下,是蜿蜒无尽的翠绿的原始森林,密密的塔松像撑天的巨伞,重重叠叠的枝丫,只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,骑马穿行林中,只听见马蹄溅起漫流在岩石上的水声,增添了密林的幽静。在这林海深处,连鸟雀也少飞来,只偶然能听到远处的几声鸟鸣。这时,如果你下马坐在一块岩石上休息,虽然林外是阳光灿烂,而遮去了天日的密林中却闪耀着你烟头的红火光。从偶然发现的一棵两棵烧焦的枯树看来,这里也许来过辛勤的猎人,在午夜中他们生火宿过营,烤过猎获的野味。这天山上有的是成群的野羊、草鹿、野牛和野骆驼
如果说进到天山这里还像是秋天,那么再往里走就像是春天了。山色逐渐变得柔嫩,山形也逐渐变得柔和,很有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嫩脂似的感觉。这里溪流缓慢,萦绕着每一个山脚,在轻轻荡漾着的溪流两岸,满是高过马头的野花,红、黄、蓝、白、紫,五彩缤纷,像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,像天边的彩霞那么耀眼,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。这密密层层成丈高的野花,朵儿赛八寸的玛瑙盘,瓣儿赛巴掌大。马走在花海中,显得格外矫健,人浮在花海上,也显得格外精神。在马上你用不着离鞍,只要稍为伸手就可以满怀捧到你最心爱的大鲜花。

虽然天山这时并不是春天,但是有哪一个春天的花园能比得过这时天山的无边繁花呢?

作者:杜甫

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
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
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。
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


举报

相关推荐

《大美中华》组文阅读

【美文阅读】春

情系中华

0 条评论